80年代卡莫雷拉事件强制清醒被折磨30小时:全身骨头几乎被敲断

众所周知,我国禁毒力度极大,街上常常能看到这样的标语:“毒蝎子,毒蜘蛛,不及毒品毒。尝美酒,尝佳肴,拒绝尝毒品”。

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墨西哥,由于政府管理混乱,腐败严重,毒品几乎随处可见,很多人为了一口毒品,甘愿放弃所有美酒佳肴,甚至放弃生命。

可在这种情况下,仍然有人勇敢地深入狼窝,隐忍许久,只是为了掌握可靠的证据,将毒枭们一网打尽。然而,不幸的是,由于墨西哥当局的妥协,总有禁毒英雄遭到疯狂的报复,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折磨……

奇奇·卡莫雷拉出生于墨西哥,是一名任职于美国缉毒局的警察,从1981年起,潜入墨西哥奇瓦瓦州阿连德市调查布法罗农场的非法种植一案。

布法罗农场面积大约1000公顷,表面上与其他农场类似,规整的土地上种满了农作物,有人忙碌地穿梭于田埂之间,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田园景象。

但根据线人的消息,这个农场属于毒枭拉斐尔·卡尔昆特罗所有,种植的也并非普通农作物,而是罪恶又危险的。

卡莫雷拉到达目的地后,发现那儿的作物可谓是“长势喜人”,每一株都有一米多高,粗略估计,每平方米的作物价值就高达800美元。并且,农场内还有大量制毒设备,稍加留意就能发现,可谓是明目张胆地在制毒。

经过初步调查,卡莫雷拉了解到了一些情况。原来,在阿连德市这块地盘上,大部分非法交易都由一个贩毒组织控制着,而这个组织里,有三个影响力最大的毒枭——拉斐尔·卡尔昆特罗、菲利克斯和丰塞卡。

他们三人关系不错,常常合作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其中,菲利克斯和当地政府关系密切,有可靠的人脉和极大的野心。

在加入贩毒集团之前,他曾经是墨西哥联邦司法警察特工,还担任过奇瓦瓦州州长的私人保镖,身手了得,很受州长信任,利用职务之便结交了当地政要,因而干起非法勾当来如鱼得水,很少受到处罚。

随后,卡莫雷拉借机潜入了这个犯罪组织。由于他是地地道道的墨西哥人,做事又机灵,很快就引起了那几个毒枭的注意,却并未引发一丝一毫的怀疑。

一段时间后,卡莫雷拉又有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发现,他了解到,菲利克斯等人出行竟然有官方授权的武装护送队,这意味着此地的政府几乎完全沦为了犯罪组织的“保护伞”,官员们为了中饱私囊,竟然置民众的安全和社会秩序于不顾!

也就在这时,卡莫雷拉明白了为何美国缉毒局会介入墨西哥的贩毒案件,由于当地管理松散,大量毒品就有可能越过边境,流入美国境内,造成管控难题。

此后的四年里,卡莫雷拉伪装成毒贩,成功融入了那个组织,暗地里却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搜集证据,游走于各个制毒、贩毒的窝点,试图找到制毒的大本营,才好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
1985年,卡莫雷拉终于得到了卡尔昆特罗的信任,进入到了集团的核心高层之中,有了更大的权限。

很快,他就顺利地拍到了几个主要的非法种植园、制毒窝点以及运输毒品的大量照片,眼看着证据齐备了,他便将这些照片送回了美国缉毒局的总部。

总部收到这批证据后,他们发现,美国境内的毒品里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这些农场,而罪魁祸首,无疑就是卡尔昆特罗、菲利克斯和丰塞卡。

既然已经有了证据,美国很快便将材料移交给了墨西哥政府,并督促他们尽快采取行动,打击犯罪集团。尽管某些官员不太情愿,但迫于压力,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。

1985年的一天,墨西哥政府派出了450名警察,事先没有透露一点风声,一击即中,迅速捣毁了布法罗农场。

卡尔昆特罗听闻这个噩耗后,跌坐在沙发里,不敢细想这事儿带来的巨大经济损失。按理说,有菲利克斯打点和政府的关系,没人会找他们麻烦,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,让出一些货品去做做样子,从没人敢这样在他的地盘上动土。

与此同时,菲利克斯和丰塞卡也气坏了,三人见面后,认为组织内部一定是出了叛徒,就赌咒发誓一定要查出奸细,让背叛他们的人生不如死。

但实际上,墨西哥的毒贩一向猖狂,社会影响力甚至远超过许多当地政府官员,因此也就并不害怕缉毒警,甚至轻视他们,认为他们不过是满嘴空话的平庸之辈,不值得在意。

但这一回,菲利克斯尤其生气,扬言绝不会放过这个叛徒。他一向擅长和官员打交道,熟悉他们的行事方式,往往能迅速抓出内奸。

过去几年里,他就曾经抓到过几个缉毒警假扮的手下,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死在了他的手里,而且死状惨烈。

果然,他们很快就找到了卡莫雷拉。1985年2月7日,几名“警察”来到了卡莫雷拉位于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市富人区的家,礼貌地请他去警局走一趟,配合某个案件的调查。当时,卡莫雷拉信以为真,顺从地跟着他们出了门。

谁知那几个“警察”带着他来到了一间郊外的屋子里,等卡莫雷拉意识到情况不对劲时,已经插翅难逃。

片刻后,他们进了门,卡莫雷拉立刻遭到了殴打,尽管他受过专业训练,但事发突然,他又寡不敌众,很快被打倒在地,遭受了一番拳打脚踢。

卡莫雷拉能感受到,这些人心里饱含愤怒,这一次绝不会放过他的。也许,从接受任务时起,他就做好了赴死的准备,不畏惧任何严刑拷打。

卡尔昆特罗和其他几人打得累了,心里的气也消下去了一些,便把卡莫雷拉绑了起来,打算进行拷问。

此刻,卡莫雷拉被五花大绑,但仍然尽力支撑着身体,体面地坐在椅子上。而卡尔昆特罗和他的手下们围在周围,手里拿着不同的刑具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显然是恨得牙痒痒,但又不想马上了结了他。

卡尔昆特罗先开了口,问他:“说吧,你的真名叫什么?你是不是美国缉毒局的人?是怎么把照片送回去的?”

面对这些问题,卡莫雷拉紧紧闭着嘴唇,一言不发。卡尔昆特罗见他一脸倔强,气不打一处来,用力踹了他一脚,险些将凳子踢翻。

“不说是吧,好,你现在不说,待会儿受了刑也一定会说的!”说完,卡尔昆特罗便挥了挥手,示意手下们动手。那些小喽啰们激动起来,一拥而上,不仅对他拳打脚踢,还用鞭子等刑具毫不留情地折磨他。

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卡莫雷拉是否开口似乎已经不重要了,这一群人已经沉浸在这样的暴力游戏里,兴奋地红了眼,想尽办法折磨眼前这个叛徒。

卡莫雷拉自己也明白,今天是不可能活着走出这间屋子了。既然如此,不如勉强保存一丝尊严,慷慨赴死。

所以,当卡尔昆特罗再次亲自拷问他时,他仍旧不愿意屈服。卡尔昆特罗一向行事残忍,自以为很了解人性,没想到在这个缉毒警这里碰了钉子,便更加气愤,当场用脚猛踩卡莫雷拉的胸口,竟然硬生生踩断了他胸前的几根肋骨,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可辨,令卡尔昆特罗感到十分快意。

卡莫雷拉毕竟是血肉之躯,受到几个小时的殴打,身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,此时更是痛不欲生,立刻昏死过去。

谁知,卡尔昆特罗见状,却并不愿意放过他,而是转身叫来自己的家庭医生,命令他给卡莫雷拉注射甲基,也就是俗称的,一定量的注入后,他很快清醒过来,继续眼睁睁看着自己受折磨,看着一个个青紫是伤口渗出血液,却求死不得。

卡尔昆特罗带着变态的笑容盯着卡莫雷拉满脸痛楚,继续指挥着手下们对他施暴。

从1985年2月7日到2月9日,每当卡莫雷拉濒临昏厥时,卡尔昆特罗就示意家庭医生给他注射一剂,强制使他在整整30几个小时内保持着痛苦的清醒,无助地忍受着持续的酷刑,却始终咬紧牙关,没有吐露美国缉毒局的任何机密,直到最终咽气。

到了那一刻,死亡似乎不再值得恐惧,与无休止的酷刑相比,死亡更像是一种解脱。

事后,美国缉毒局得知了卡莫雷拉不幸牺牲的消息。作为缉毒警察,因公殉职本来是寻常之事,但他们接回卡拉莫雷的尸体时,却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经过检查,当局发现卡拉莫雷全身的骨头几乎都被敲断,甚至找不出一块完好的皮肤,全都呈红色或青紫色,流血溃烂,惨不忍睹。法医认定,就在死亡的前几分钟,他还被毒枭用钢筋敲碎了头,他所经受的痛苦常人简直无法想象。这一消息经媒体报道后,美国人都感到非常愤怒,要求政府采取行动,不能让缉毒英雄枉死。

不过,要把卡尔昆特罗的集团一网打尽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墨西哥的毒品问题由来已久。

自上世纪六十年代以来,毒品交易就在当地迅速发展,大量流出境外。据统计,1972年时,美国境内大约有70%的毒品来自墨西哥,这令两国的警察非常头疼。

具体而言,奇瓦瓦州阿连德市司法腐败,卡尔昆特罗集团的势力盘根错节,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撼动。

幸好,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听说了卡莫雷拉的事情之后,对此非常重视,批准了美国缉毒局介入墨西哥贩毒案件,允许他们直接前往墨西哥展开缉毒行动。

美国缉毒局迅速成立专案组,发起行动,并把这次行动叫做“传奇”。既然有了支持,美国缉毒局的警察很快就找到了那几个毒枭,迅速将他们缉拿归案。

1985年4月4日,卡尔昆特罗被捕,但被捕时面带微笑,显然并不害怕警察。此外,他还坚持声称,自己和卡莫雷拉的死没有任何关系。1985年4月7日,丰塞卡也被逮捕。

然而,也许是因为菲利克斯过硬的后台,当地警察局拒绝抓捕他,并且不愿意提供和他有关的消息。美国缉毒局明白他们打的什么算盘,便直接绕过了当地政府和警察局,悬赏500万美金,寻找毒枭菲利克斯的线索。

重赏之下,很快就有线人主动提供了菲利克斯的行踪。1989年4月8日,菲利克斯在墨西哥被捕。

最后,这三个罪大恶极、罄竹难书的毒枭都被判了40年有期徒刑,不出意外的话,他们将在墨西哥监狱里度过余生。

结案后,卡莫雷拉也被美国缉毒局授予了最高荣誉——“Administrator’s award”,并以最高规格举行葬礼。

现在,美国为了纪念卡莫雷拉而设立了红丝带周,并且还成立了以“卡莫雷拉”为名的基金会,以支持禁毒事业的长远发展。

《2021年世界毒品报告》显示,2020年大约有2.75亿人染上了毒品,十年之后,全球吸毒的人数有可能增加11%。

可以预见,禁毒将成为全世界的难题。为了阻止毒品的制作、运输、贩卖,维持稳定的社会秩序,保护人民的安全,各国的缉毒警察都会带着勇气和信仰潜入犯罪组织,像卡莫雷拉一样耐心地搜集证据,最终将犯罪组织一网打尽。

即使还会发生类似的惨案,缉毒警们也不会畏惧,他们隐姓埋名,坚守于黑暗与光明的分界线,为了正义而战,为了安全而守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